广大网友的一阵心寒

袅娜少女羞,岁月无忧愁。

好的,今年份多萝。√一个没写,全看正主发糖吧。

好的,收到大家的召唤了。这几天忙了些,十一回归!

什么?多萝涨粉了?有人呼吁我回来产粮吗?

入世 - 01.追忆篇 [主多萝]

上一篇感谢新圈儿从小号关注到大号来的旁友们给点小心心,就送俺到这儿吧!

  “前面那个高三的!说你呢!不回去上自习有空往这边儿跑?!”
  
  “啊陈主任!我我我…买水。”
  
  “你一上午都跑出来三回了!你一天喝几吨?赶紧给我回屋儿!”
  
  赵志铭一蔫,好像小兔子耷拉着耳朵。两只手都缩在秋季校服的袖子里,把举在嘴边,有意遮住他那撇嘴不满的表情。
  被教导主任凶了一顿后,不爽地回了教室。
  
  他妈的怎么想交个话费这么难?中午把这事儿忘了,手机没得玩了,靠。
  
  刚坐回位置上没一会儿,同学敲他桌子告诉他“外面有人找你。”
  
  赵志铭心想,谁啊?怎么门口那俩女的笑这么开,眼神好像逮着谁处对象了似的。
  
  
  
  
  
  “这两个,谢谢。”
  
  学校食堂超市那位大爷接过其中一瓶矿泉水,扫了两次。
  
  “啊李汭燦这么大方啊?哈哈,请我的?”
  
  李汭燦看身边陪自己出来的同学也拿了同样的水,回身对大爷说道“三瓶。”
  
  “啊?我误会了啊……”
  
  “没,只是本来就想多拿一瓶,懒得回去取,还好你拿了。”
  李汭燦因为单亲家庭的原因,心性也许比同龄孩子都成熟了些。虽然遭遇有些不幸,但因为情商高…emm……也可以说是“会说话”吧!成绩又好,所以在同学里面十分受欢迎。
  
  
  “都下午了,两瓶喝得完么?咦~不会是给咱班哪个女同学带的吧?”
  
  李汭燦笑笑,回答他“不是~不在咱们班。”
  
  男同学一听,眼睛都冒亮了。昔日里稳定的大榜前五,这是要谈恋爱?
  “完了完了,咱班那唧唧喳组合要哭透了,你个负心汉!哪班的哪班的?要不要我陪你去撞个胆。”
  
  “要爬六楼的。”
  
  “龟龟?学姐?行啊!你等着我把我同桌也喊来。”
  说罢,只见他对着篮球场那边大喊“全志愿!!!”
  
  
  对方听到他喊,便走上前来。
  “嗯?”
  
  然后被一把拉住胳膊。
  “走走走,去六楼看学姐去。我听说一到下课,那层的走廊里就全是漂亮学姐。”
  
  被拽走的人还懵懵的……
  
  
  “学长,能不能帮我喊下赵志铭。”李汭燦在人家班级门口随便拉来个同学问。
  
  “肇事铭?行啊。”
  同学转身进了教室,李汭燦偷偷笑了那人被起的外号。
  
  “陈文林你不是要去看学姐么?”
  
  对方立刻懂了这话里的意思,推着全志愿闲逛去了。有这张回头率超高的脸,就算没有李汭燦搭伴也是很有面子的。
  
  
  
  
  
  赵志铭被叫的时候其实并没有立刻出门,而是趴在教室后门先观察了一番情况。
  三个高二的。
  我没惹哪个学弟啊?
  不会真是来揍我的吧?
  
  陈文林和全志愿走后,剩下了看起来最势单力薄的那一个,赵志铭这才敢出门。
  
  
  
  “是你找我么?”
  
  “学长,这个给你。”
  
  赵志铭一脸懵逼地接过矿泉水,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  
  “刚才去食堂,路上听学长说要买水,被年级主任赶回去了……”
  
  “……???”
  
  “嗯。”
  
  “你为什么知道我名字?”
  
  “上次去英语办公室批作业的时候,顺便帮刘老师订了些毕业生档案。”
  
  赵志铭真是奇了怪了。这人神经病,自己跟他不认不识的,咋还给他送水呢?还看他档案?老刘啊老刘,咱们三年感情你把我宝贵的资料外泄,知道你学生我现在很为难么?我干。
  
  “学长?”
  
  “啊…那个,我们认识么?”
  
  “上次学长还送了我牛奶。”
  
  李汭燦如实说来,赵志铭却更加凌乱,心想:嗯?就我还送过别人东西呢?
  
  仔细回想了下,别说,好像还真有这么回事。
  某次在食堂看见自己昔日老冤家,也可以说是宿敌,为了占个座就跟人家高二的小老弟找起事来了。
  其实赵志铭也不是看不惯同级威胁低年级,这种事他素来连热闹都懒得看。他只是看不惯那人嘚瑟。
  然后自己就更加能嘚瑟的往那边走去。
  
  那桌学弟中,有一人站起身,还未离开桌面的手一掀…………就把自己饭碗扑腾到汤碗里去了……动作行云流水,快得简直让人看不清。
  大概是看不惯那人装b,干脆眼不见为净,临走前再耍个恨告诉人家:其实爷很拽,只不过爷是斯文人。
  
  “干嘛呢你?我怎么又看着你了?”赵志铭和身边一位同学走过去嘲讽对方那三人。
  冤家一看是他,立马皱起眉头“我真是服了,怎么特么又是你?我真看了你都不烦别人。”说完,转头就走了,多看赵志铭一眼都觉得恶心。噢不对,还真就多回头看了一眼,补了句“看见你都吃不下饭!”
  
  李汭燦还站着没动,见赵志铭冲他傻呵呵笑了下,把手里的牛奶塞到他怀里。“生气也别跟饭过不去啊~”然后炫酷的走了。
  
  同一桌吃饭的某个同学凑过去问李汭燦,“我靠?你们学霸也有这么有脾气的?”
  
  赵志铭走远了,被身旁人鞭策起来“某人一到月底,裤兜里精光,自己午饭就能买盒奶喝了,还顾着别人呢?”
  “嘿嘿,老哥,我也想装个b的嘛~爽爽爽哈哈哈哈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警局里,大家都很忙碌。也许只有赵志铭是这段时间里最闲的人员。没有任务可接,没有忙需要帮,被组长安排在办公桌上提前一步养老。
  
  很闲,很闲,很闲。
  闲到慢慢回忆起初识李汭燦的那一年;闲到这一想,便停都停不下来了。

《入世》前引篇 [警黑慎] 千粉+麻瓜周年的礼物

多萝 多萝!高票当选,再说一遍多萝!其他有提到的cp也是可能会出现的  毕竟错过了瓜皮的周年  这个用心搞一下

  我做了个梦。
  
  梦见自己住在一个美丽的庄园里;早上可以被晨光叫醒,餐桌摆满的丰盛早餐种类繁多。
  爱人在一旁削着土司皮,孩子抓得满手都是黄色的菠萝酱。
  我可以在吃过早饭后靠在沙发上看看今早刚送来的报纸,或是电视;也可以带着小孩儿去庄园里提一桶新鲜的牛乳回屋。
  
  这和我从多年前就开始梦想得生活一样。
  
  而无一例外中的例外就是孩子的母亲。她在这间梦里美中不足,却不是因为不够漂亮。
  只是她不及所爱之人。
  但也感谢她带来的小娃娃,能在我怀中睡得安详。
  
  
  
  
  所以,我又买了一个梦。
  
  这次梦里出现了我在睡梦时最熟悉的脸孔。
  这几年我所做得梦里,好的有他,坏的也有他。不过这次却担任了一个新的身份。
  我想我是爱他的,他也如此。
  因为,在这梦里我愿意为他一桌没有卖相的晚餐而放一群人的鸽子。
  
  还有我手上戴地戒指,也因此换了模样。
  
  窗户上结了薄薄的一层霜,他拉着我坐到暖炉边上,对我说“这天太冷了。”
  
  我试着寻找梦的背景,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其他记忆。所以我开口问,我们是怎么在一起了?
  
  对方像是早有准备,回答得头头是道。
  “因为毕业之后发现我有点喜欢学弟,然后就让你这小人精骗了,还骗到了这么个地方。”
  
  一股压抑的气流将肋骨撑得都有些痛,在听完人回答后才向下顺去,总算是舒缓了这一腔鼻息。
  我不知道我的心有没有在跳,只是知道它突然像一块落石悬起,然后刚又回到原位。
  
  
  如他所说……
  我没有辍学过,
  没有因为看不下眼的世道而恨过。
  从没有只对他冷言冷语,对别人嬉笑热情过。
  Scout这个名字,也不是我的。
  
  在这场梦里,我还能清晰记得多年前我做过的那一场…让我恐惧至今的梦。
  从那刻开始,我害怕夜空满是星星;害怕眼前有人穿黄色T-shirt;也怕鱼,怕火。
  而最怕的还是……怕有人睡在我床上另一侧。
  
  
  而此时,这一切都得到释然。
  
  
  这也许会是我做过最好的梦。
  我却深知所爱,远不及幻象。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  “是你?!”
  
  “不…不是我……”
  
  “你心虚么?嗯?”
  
  “我没有做!”
  
  “滚下去!”
  
  “我不下!”
  
  赵志铭做过此生最窝囊的事,大概就是被人一脚踢出车门,坐在高速公路上。然后嚎啕大哭一整夜,再失魂落魄地回去找对方。
  
  
  
  
  
  “学弟?你都长这么高了?”
  赵志铭看着眼前又一个比他这小矮子高出半头的弟弟,心情复杂。
  “两年之前听说你入伍,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。只可惜你都退役了,我还在念书呢~”
  “我打算毕业之后就去考公务员,家里人想要我去参加特警招录。”
  
  对方一时间心底五味杂粮,看似愁容的脸庞,却又将一抹难以参透的浅笑挂在表情上。
  莫名一股躁气被人为激上腔,他轻声道“噢…”。
  
  
  
  “不,Scout.你不应该相信他。”
  
  -
  
  “你可以要我推翻他,或是亲手杀了他。”
  
  -
  
  “赵志铭我问你,为什么老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出现差池?你家里到底有多少人脉关系我不管,但你别来掺和这么棘手的事行不行?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档事要交到你头上。”
  
  “好了Ben!当初任务给他,肯定自有缘由。你不能以自己的标准衡量任何人。”
  
  “好啊?大名鼎鼎的侧写师,你告诉我,他是什么水平、他有什么能力?托他的福我到现在连那混账的脸都没见过。”
  
  南东贤将一摞档案重重摔进向人杰怀里,那厚重的案件记载,里面仅有一张纸是有关头目的个人信息。
  向人杰眉头微皱,看着那不过短短三行黑字。
  
  -
  
  田野看着对方那副直视自己的眼神,里面满含陌生。
  
  这辈子喜欢我的人太多,想要我的人太多。可惜,怎么我爱的人…都不爱我?
  
  -
  
  “他最近……怎么样?”
  
  “终于舍得问了?”
  
  还能从别人那里得知你的近况,是我最开心的事了,李汭燦。

[占tag歉] 破千来的总是那么突然


点文  点长文!
cp你们说  依旧少从多(虽然是占了两个常用cp tag 但真的不限 哪对都可以点)
首页看我 我是你的小广寒啊

离麻瓜一周年还有九天,我该不该做些什么呢?

拉条发大了 - 05[多萝]

超链接出问题了  评论区见吧

密码s7tg

我真是人傻了  车轱辘都能被查 让我难受

拉条发大了 - 04[多萝]

  “想什么哪李汭燦?”
  
  李汭燦被身边的人叫回了课堂,转了几圈笔,落在纸上又不知道记些什么。
  
  “马上考试了,过不了你就约人暑假见吧~”田·要送自己送·我肯定及格·野。
  
  “没…我尽量。”
  
  
  
  
  
  有双休的工作可太好了,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。
  赵志铭从烘干机里抱出一团衣服,走到沙发旁拱手倾泻。
  “知道爱你妹有结局,痴心妄想你会给我甜蜜,有!心无!力遥!不可及~~~”
  心情好到用抽象的嗓音变调唱起了抽象的歌。
  
  可惜了,再抽象也掩饰不了内心的悲伤。李汭燦已经好久没找他打过游戏了,从上次俩人小被同眠到现在快俩星期了,一共也就说了那么几句话,真是可惜了。
  
  赵志铭也清楚的知道,“恋爱”是件很耗蓝的事情。
  这世界说大很大,说小很小。小到把自己关在一间屋子里,屋子就变成了世界;大到……拥抱了身边除他外所有人都爱莫能助的孤独。
  
  
  人只有在最落寞的时候才会信任玄学,赵志铭迫不及待点开问朋友讨要来的名片推送。
  
  
  “大师!”
  “缘主有何难处?”
  
  闲聊一通,算算桃花事业,赵志铭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无聊到依赖算命来填补心里的空缺与无助。他现在缺的可能就是有一个人能够坑蒙拐骗来忽悠他一顿,也算是为来之不易的情窦初开加些希望进去。
  
  赵志铭也很可惜,他自己不是一个傻子。对方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,其实他还真就没怎么信。
  聊够了,就不留情面的选择终结话题。
  
  “大师,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?”
  
  这玩笑开得连他自己都没心没肺地笑了。
  心上人马上就会见到了么?不可能吧,李汭燦应该是已经快把自己忘了吧?
  
  
  不是不想主动联系,而是他这个人就会“装淡”。
  上一次和李汭燦分开之前,赵志铭能感觉到对方那种故作不爱却又不排斥的做法。
  撩得对方真情实感的人是他,本是欺骗却要用另一个谎言弥补上一个谎言的人是他,被揭穿还要往人身上贴的也是他,最后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还是他。
  
 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,李汭燦没有讨厌他。那又凭什么喜欢他呢?愿意等自己等到很晚才吃饭,愿意和自己在一张床上睡一晚。
  
  
  想到这里,赵志铭把叠得七扭八歪的衣服抖开,撒泼一样将衬衫重重摔在沙发上,心里暗骂一句“赵志铭你特么脑残吧你!”
  
  卧室里传来手机来电的声音,尽管知道可能是同事打来问他要什么东西,却依旧期待会不会是李汭燦所打来的。
  
  可惜了,还真是。
  
  
  拿起电话的人像个傻子一样,嘴角快列到耳朵根,内心却忐忑万分,他不知道这通电话的来意,甚至考虑到对方会不会是打错了,接通之后如果只能说上几句的话,那他会很伤心。
  
  
  “喂?”
  “喂。”
  
  “怎么啦?”
  “……”
  
  “喂?”
  “我想你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“不是今天想你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“是我今天忍不住了。”
  
  
  
  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。。。”我是男人啊…
  
  而李汭燦此时清楚地要命,他百分之一万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说什么。
  
  “我为了一点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喜欢等了很久…不对,是两个星期,半个月而已。”
  上一秒还在清楚自己的李汭燦懵了,他刚刚才意识到对于自己来说的“很久”,其实还不足月。
  
  赵志铭现在尴尬的一批,无法回应这随即而来的沉默,真是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  
  “我们认识多久了?”
  “几个月吧…”
  
  “好,那我等了几个月。”
  “……但是前几个月我在骗你。”
  
  “是,这很严重。”
  “……”
  
  “但更严重的是如果我自己放手了那多可惜。”

《麻瓜》全文txt

感谢正主前两天发的糖
刚一打开lof就收到了很多私信说“太太,想看入坑文”

这篇文我之前说改了名字叫做《正装出戏》,因为当初草率的完结让自己于心不忍,有过打算加写第二部《入世》。当时在这篇文和《拉条发大了》之间选择过很久,最后决定让麻瓜就这样过去吧。
我曾经也拥有过一个“爱萝莉”,所以不想把送给你的最后一封情书写完。

麻瓜idol的经纪人 - 广寒

密码:d21t

我爱你
胜过你唱过的所有感情
我爱你
甘愿入世陪你温一出戏